正在加载,请稍候……

企业贷款:民营公司“一二五”目标对银行只是方向性指标

“一二五”目标对银行是方向性指标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本周提出民营企业贷款“一二五”目标并非是对每家银行的硬性考核指标,而是整个行业的方向性指标,不会对单家银行提出具体指标,也不会要求每家银行都必须要达到。

郭树清近日明确,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会设定相应的政策目标,让民营企业从金融机构获得充足的资金支持。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企的贷款不低于三分之一,中小型银行不低于三分之二,争取3年以后,银行业对民企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该消息一出后,引起了市场的热议和讨论。有观点认为,“一二五”目标一旦变成对银行的考核指标,将扭曲银行的商业放贷行为,由于民企贷款的不良率通常高于行业平均不良率,过度强调加大对民企的贷款支持,会给未来银行的资产质量埋下隐患。

不会对银行“一刀切”

监管部门人士强调,“一二五”并非是对每家银行的硬性考核指标,而是整个行业的方向性指标,不会对单家银行提出具体指标,也不会要求每家银行都必须要达到。

这是因为,每家银行的商业定位不同,受众客户也会有所差别。例如,据证券时报记者了解,浙江泰隆银行成立之初就定位于服务小微客户,截至2018年7月末,泰隆银行500万以下的客户数占比达到99.85%,其中,100万以下的贷款客户数占比达到96.53%,全行户均贷款仅28万元,信用和保证类贷款占比达90%以上。按照“一二五”的目标,泰隆银行早已实现。

对每家银行都设定相同的信贷投放政策目标既不现实,也有违市场化原则。因此,监管部门人士表示,对监管部门来说,下一步重点在于对授信政策全面重检,对不利于银行服务民企的规定、条款进行修订或废止,一视同仁地对待各类所有制企业。

与此同时,银行则应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公司治理完善、负债水平合理、履约记录良好的民营企业提供和国有企业同样的信贷支持。

对银行资产质量影响有限

由于民企贷款的风险通常比其他类贷款的风险高,这也是阻碍银行给民企放贷积极性的重要原因。

“一二五”目标提出后,更是引发了不少人对未来银行业不良资产激增的担心。在郭树清提出“一二五”目标的第二天,国内银行股便出现了普跌,有分析就认为这反映出市场对银行业潜在不良率上升的担心。

监管部门表示,这一目标经过认真论证和测算,具有可操作性,在不同情境下做过内部测试显示,提高对民营企业的授信比例,不会对银行的不良贷款产生明显的影响,对银行资产质量影响有限、信用风险可控。同时,这一目标具有较大的弹性和灵活性,监管部门也将根据市场环境变化,充分跟市场沟通,积极稳妥推进。

实际上,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银行也在摸索利用金融科技、借助大数据来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的成本和风险。

此外,相比于大企业,对民企等中小企业贷款要更关注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并依此设计合理、可细化的授信尽职免责制度,才能真正调动基层信贷人员对民企的“敢贷”、“愿贷”。

监管部门人士强调,“一二五”并不意味着银行需牺牲信贷投放的程序和与风险防控的标准,该目标制定之初就对防范道德风险重点考量。在尽职免责方面,商业银行内部必须制定出具体的、可操作的标准,但不是无条件、无底线的免责。

9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提出,要激发金融机构内生动力,解决不愿贷、不敢贷问题。明确授信尽职免责认定标准,引导金融机构适当下放授信审批权限,将小微企业贷款业务与内部考核、薪酬等挂钩。

亟需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银保监会考虑设立“一二五”目标,是因为当前民企从银行得到的贷款规模,与民企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严重不匹配。郭树清表示,据不完全统计,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占2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超过60%。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的贷款和它在经济中的比重还不相匹配、不相适应。从长远来看,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支持,应该契合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相应比重。

事实上,今年下半年以来,一系列支持民企融资的政策举措密集出台,一些头部民企已经开始尝到“甜头”。融资支持政策已经见效,如债券募资。

加之,习近平主席1日上午在京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强调并肯定了我国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指出“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这一点丝毫不会动摇”。为此,要解决好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要优先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融不到资问题,同时逐步降低融资成本。

需要强调的是,“一二五”目标的设定都是针对未来新增的公司类贷款项下,而非全部贷款。另外,国常会提出,下一步要从大型企业授信规模中拿出一部分,用于增加小微企业贷款。因此可以看出,银行业若要实现“一二五”目标,其难度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