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请稍候……

从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看个人住房贷款、短期消费贷款、经营贷款及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的变化

2019-11-26摘自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

2018年,个人住房贷款的较快增长势头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短期消费贷款在经历2017年的异常增长后企稳回落,经营贷款增速小幅回升,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增速有所减缓。与其他国家相比,住房信贷政策也更为审慎,但债务分布不均衡,部分地区住户部门和一些低收入家庭杠杆率相对较高。

2018年末,从贷款类型看,住户部门贷款中的消费贷款和经营贷款余额占比分别78.9%和21.1%,同比增速分别为19.9%和12.3%。从贷款期限看,住户部门贷款中的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余额占比分别为29%和71%,与上年比例基本持平。 

(一)个人住房贷款增速连续两年回落

2018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25.8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3.9%,同比增长17.8%,增速连续两年回落,较同期住户部门全部贷款增速低0.4个百分点,自2014年以来首次低于住户部门全部贷款增速。个人住房贷款近两年增速回落与我国房价增速放缓有关。2018年,房地产市场在调控措施不断升级的背景下逐步回归理性。从全国平均水平看,2018年房价增速基本延续了2017年以来的放缓趋势,全年上涨5.1%,涨幅较上年末回落2.1个百分点。相应地,2017年末和2018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速分别较上年同期降低15.9个和4.4个百分点,与房价增速趋势基本一致。受个人住房贷款增速变化影响,住户部门全部贷款增速也连续两年保持小幅回落。

(二)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小幅回落

2018年,住户部门短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速有所回落,但仍处于较高增长区间。2017年1月至10月,短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速从19.9%骤增至40.9%,与同期中长期消费贷款呈现“一升一降”,且增速上升趋势明显偏离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趋势。2018年1月至12月,短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速有所回落,但总体仍维持在28.1%~40.1%的较高区间,高出近五年平均增速1~13个百分点,也高出同期中长期消费贷款增速10~15个百分点。

2018年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小幅回落,主要原因可能在于:一是近年来居民购房支出骤增,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居民消费空间,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9.0%,低于上年1.2个百分点。二是2017年8月起,针对部分购房者利用消费贷产品规避首付比限制,金融管理部门要求商业银行加强个人信贷真实性审核,严厉打击消费贷产品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在此背景下,短期消费贷款增速从2017年10月40.9%的最高点逐步小幅回落。

(三)经营贷款增速连续两年回升

住户部门经营贷款是金融机构发放给城镇个体户、农户和个人用于经营和投资的贷款。2008—2018年,住户部门经营贷款变化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2008—2010年,经营贷款连续两年高速增长,增速从10.7%大幅增至41.7%。2011—2016年,经营贷款增速整体呈现下滑趋势。其中,2011—2013年增长虽有所放缓,但仍保持在平均20%的较高水平;到2016年末,经营贷款增速连续下滑至3.0%,其余额占住户部门全部贷款余额的比例也从2010年末的33.3%降至2016年末的24.9%。2017年以来,经营贷款增速开始回升。

住户部门经营贷款增速的回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普惠金融政策成效。自2016年国务院印发《推动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来,相关部门通过优化信贷结构、财税减免等多种途径促进金融资源向普惠金融领域倾斜。2017年9月,人民银行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明确将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 a 、农户生产经营贷款,以及创业担保贷款等个人和家庭信贷薄弱领域纳入普惠金融政策标准。截至2018年末,金融机构普惠金融贷款余额为13.39万亿元,同比增长13.8%。受此影响,住户部门经营贷款余额增速从2017年开始回升,2018年末同比增速达到12.3%。

(四)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增速有所减缓

除住户部门贷款外,公积金贷款、保户质押贷款、信托贷款、互联网金融平台借款、民间借贷、典当等也是居民获得融资的途径。互联网金融借贷近年来发展尤其迅速,在弥补传统金融服务不足、便利居民借贷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部分居民利用互联网金融征信不完善,过度借贷,造成逾期无法偿还。

经过近年来的专项整治,网络借贷机构数量大幅减少,互联网金融风险有所收敛。2018年末,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余额同比下降22.7%,增速较2017年下降63.6个百分点。

2019-11-26